您的位置:主页 > 安全环保 >

娄底市公安局回复记者称

时间:2020-07-14 20:28来源:未知 点击:

京华时报:2009年7月2日晚,你在哪里?做什么?被警方带走后又发生了什么?

京华时报:14日下午到家后,亲戚、邻居给你举行了仪式去晦气。

欧阳佳:不会,也没有见他们的必要了,本来就不认识他们,我也知道他们是在警方的要求下才这样说的,也不能全怪他们。

京华时报:你现在会不会去找那些指认你作案的人,问他们为什么要指认你?你恨他们吗?

欧阳佳:前两年过得不怎么好,后来同监室的人、看守所的人知道我这个案子的情况后,都蛮照顾我的。我每天做运动,做80个俯卧撑、150个仰卧起坐,练劈叉,心情不好就捶墙,发泄自己的冤屈,手上都出了茧子。

欧阳佳:我觉得家人好像一下子老了这么多,再也无法回到5年前了。

欧阳佳:我心里很紧张,心跳很快,非常担心维持原判。但当法官读完“上诉人欧阳佳无罪”后,我哭了,觉得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可以放下了,以后再也不用想案子的事了。

京华时报:19岁到24岁,这5年是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候,你却是在看守所含冤度过。

随后,记者又联系娄星区法院、区检察院,但对方均未接受采访,娄底市中级人民法院亦未接受采访。

欧阳佳:那天晚上我就在大姨家睡觉,哪里都没去。被带到派出所时,被办案的人打了好几次。被送到看守所后就没再被打。

娄底市公安局回复记者称,该局非常重视此事,已组织纪委、督查、法制等部门对有关情况进行认真调查,目前正在调查中,一旦发现此案的办案民警有刑讯逼供等类似违法违纪行为,将严格依法追责,相关情况将及时向外界通报。

昨天中午,京华时报记者致电此案办案民警曾小红,希望采访警方当时是如何判断嫌疑人,以及是否存在刑讯逼供行为,但记者表明身份及采访意图后,对方挂断电话,至发稿时未回复采访短信。

记者此前采访时联系另外4名同案人员,这4人中,有2人时年未满14周岁免予刑罚,另2名当时年满14周岁、未满16周岁的阿丁(化名)、阿山(化名),均被另案处理,以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

阿丁与阿山称,自己并未参与此案,也不认识欧阳佳,但仍被法院判刑,这给他们造成很大的不良影响。“那时候是不懂事,但现在都这么大了,什么都不怕了”,阿山说,自己本来就不认识欧阳佳,毕竟欧阳佳什么都没做过,“我对自己当时的做法挺内疚的”。

欧阳佳:刚开始我寄希望于法院,认为他们会公正判决,但第一次开庭时法官的语气和提审我的人差不多,让我交代犯罪事实,但我没做怎么交代?我就觉得希望不大了,但毕竟自己没作案,就上诉了。娄底中院的法官语气很好,让我有什么说什么,我又有了希望。发回重审后,我想如果有人重新查我的案子,肯定就能翻案,但没有换办案人员,我又丧失了信心。最后试图自杀。

欧阳佳:这件事主要的责任还是在办案人员,如果可以的话,让办案人员的子女也去坐5年、10年的冤狱,看他们是否能感受到我和家人这么多年来的痛苦。

即使如此,他仍先后被娄底市娄星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8年,因此案存在多个疑点、多项证据相互矛盾且无法合理排除,娄底市中院于今年7月14日宣判其无罪。

之后,看守所所长、教导员轮番找我谈话,结果开庭后,我又收到了判我8年的判决书。

5年前的7月13日晚,娄底市娄星区乐坪派出所民警来到欧阳佳家中,找其哥哥欧阳望调查一起抢劫案,发现欧阳望在外地打工后,将时年19岁的欧阳佳带走调查。欧阳佳称,他在派出所时遭到办案人员殴打,且指认他参与作案的人在第一次辨认他时称不认识他,此次辨认未做笔录。他始终称未参与此案,且不认识指认他的同案人员。

欧阳佳:刚开始想上吊自杀,但监室的人比较多,一直找不到机会。后来我藏了一个打火机上的小铁皮罩,在厕所的水泥地上磨了十几分钟,觉得比较锋利了,就在手指上试了一下,流血了,准备继续割腕时,被同监室的人发现了,他们按响了警报。

欧阳佳:对,当时有将近一百人都在我家门口等着我,我很感谢他们这么关心我,感谢我家人支持我、不放弃我。

昨天,阿丁与阿山均对京华时报记者表示,他们将向法院提起申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