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付款方式 >

经营义乌小商品批发

时间:2020-10-27 10:48来源:未知 点击:

欧先生对记者称,他们最早就曾找过黄常青反映情况,黄安抚说“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但在黄的表态后就再无下文。欧先生随后得知,黄竟然与案件中的另一家公司负责人关系极为密切。在具体执行该起股权拍卖案件中,正是作为一把手的黄常青出面“打招呼”。为该起执行案件四处奔走的同时,义乌商都公司将对时任龙岗法院院长黄常青以及副院长黄昌荣的举报材料寄往多个上级纪检部门。

29日下午,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发布官方微博称:根据市纪委移送的线索,4月28日,我院以涉嫌受贿罪,依法对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黄常青立案侦查,并采取了刑事拘留的强制措施。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欧先生介绍说,2007年2月1日,深圳龙岗区伟发企业发展有限公司(简称龙岗伟发)与浙江义乌商都市场开发有限公司(简称义乌商都)签订合作协议,注册成立深圳义乌小商品批发城有限公司(简称深圳义乌),租赁4.6万平方米康美思数码城一期物业改造成深圳市义乌小商品批发市场,经营义乌小商品批发。现在,近6万平方米的商铺全部租罄。

对于龙岗法院执行裁定书中评估拍卖过程的时间,义乌商都提出质疑,法院称2011年1月17日即委托拍卖公司拍卖义乌商都拥有的40%股权,“1月17日就委托拍卖公司拍卖,1月20日才公告,并给10天异议期限,这不是先斩后奏吗?”

据2009年3月31日深圳市永明资产评估事务所出具的评估报告显示,深圳义乌整体企业价值(净资产)于评估基准日所表现的价值为4.1亿余元。按照40%计算,义乌商都持股权超过1.6亿元。

2010年6月29日,龙岗法院受理该案,发布公告称,“依法查封义乌商都持有深圳义乌40%的股权,经评估深圳义乌小商品批发城有限公司股东全部权益价值为人民币-2497.16万元,义乌商都40%的股权于评估基准日时的评估值为0元。”法院要求义乌商都10日内提出异议,逾期将拍卖、变卖股权。

这起“亿元股权被清零拍卖”案件经多家媒体报道后引发社会关注,受损公司多方上访,但时至今日仍无定论。

据了解,龙岗检察院将涉嫌执行裁定滥用职权线索移送至反渎部门查处。

2011年2月18日,深圳义乌商都的40%股权被拍卖,起拍价为10万元,330万元成交。义乌商都表示,直到当年3月底查询才知股权变更,对法院做法提出异议,认为拍卖违法。

2014年2月,义乌商都的股东们向深圳市人大求助,深圳市人大代表杨剑昌、向隽、郑学定等10人联名发出监督函,杨剑昌还将此监督函直接发给时任龙岗区检察院检察长叶鹏,龙岗区检察院在出具的决定书中亦称,此案执行法官中已涉及滥用职权犯罪。

今年4月2日,深圳市纪委发布消息称,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黄常青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义乌商都总经理欧总和二十多名股东闻讯拍手叫好。2009年,深圳龙岗义乌小商品批发城合作起纠纷,义乌商都持有的40%的股权被龙岗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评估价值为零,最终以330万元拍卖。该公司损失惨重,上访多年至今。据了解,广东省高院已受理立案执行监督此案。

1957年8月出生,广东和平人,1974年4月参加工作,1976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在职研究生学历,博士。2011年12月1日辞去龙岗区人民法院院长职务后,担任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2013年8月担任任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

当时双方约定龙岗伟发出资120万元,占60%的股权,义乌商都出资80万元,股权为40%,收益对半分成。后因合作产生纠纷,2009年10月30日,义乌商都向深圳市仲裁委提出仲裁申请,请求判令龙岗伟发赔偿违约金800万元。龙岗伟发提出反仲裁,提出支付违约金1150万元等请求。市仲裁委裁决认为,义乌商都向龙岗伟发支付违约金690万元。对此,义乌商都不认同。不过令义乌商都的股东们更感郁闷的是执行。

在欧先生提供的材料中,记者看到,龙岗检察院出具的审查结果是:“龙岗法院工作人员在执行工作中,严重违反执行程序规定,致使浙江义乌商都市场开发有限公司直接经济损失20万元以上,其行为可能涉嫌触犯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第三款的规定。”

深圳市人大代表、深圳迪蒙网络科技董事长向隽说,十名人大代表联名发出监督函后,深圳市中院也曾约见人大代表进行沟通,但连中院执行相关负责人都表示,此案涉及情况非常复杂,极难处理。 (记者童丹)

欧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一宗价值4亿元的股权纠纷案却被龙岗区法院以零元的评估价起拍,最终仅以300余万元几经倒腾,进入申请执行人的名下,借司法之手翻云覆雨令人咋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