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轴承 >

带回杨六斤

时间:2020-07-11 09:57来源:未知 点击:

在记者的眼里,小六斤的堂哥是一个非常朴实的人,在去深圳之前,他就表示,六斤的善款已经足够六斤的生活和学习所需,希望大家能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不用再给六斤捐款了。而所得到的善款,他们也会在合适的时候,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请大家放心,他们绝对不会乱用善款。而社会各阶和新闻媒体以及当地的政府都可以一起来监督这个善款的使用。

5月初,深圳康桥书院的义工在看到六斤的故事时候,决定去广西跟他的堂哥商量,把他接到康桥书院参加暑期夏令营。6月6日,小六斤顺利来到了深圳,开始了一段全新的生活。在这里,小六斤跟着实验班的学生一起学习国学,周末还会到深圳大学南山荔枝世界进行参观。在这个全新的环境中,图书馆成了他最喜欢的地方。这里有哥哥姐姐,他们对他很好,他每天都很开心。

据悉,现在六斤已经回到家乡,他的情绪很稳定也很开心,马上就会回到自己原来的学校上学。

杨六斤父亲去世后,母亲改嫁,小六斤与爷爷奶奶在一起生活,在二老去世后,他就跟随堂哥杨取林生活。杨取林肩负起了杨六斤监护人的责任和义务,新街村村委对此可以证明。

可是杨六斤最挂念的还是改嫁的妈妈,还有她带走的弟弟。他经常跑出去寻找,却不知要去哪里,只能半路折返,回家独自落泪。

据介绍,广西电视台的节目是采用全透明捐款的模式,所有的善款直接进入到杨六斤个人账户,银行卡和密码都是由他们自己掌握,没有任何第三方机构的介入。

在广西电视台记者陈静思看来,这个事情是存在一定误解的。小六斤的亲戚和镇政府官员出发到康桥书院的时候,就已经跟校方沟通,表明是以尊重孩子的意愿为主,到深圳的目的是看望六斤,了解他现在学习生活的情况。第二他还是在校的学生,到康桥书院只是办了请假手续,不是正规的转学。在现场以及采访中,小六斤学校的校长、堂哥都表示以尊重杨六斤个人意愿为主。

广西电视台的节目是4月30日录制,5月23日播出,在录制现场,就有很多的爱心人士愿意捐助六斤。节目播出之后,小六斤更是受到社会极大关注。直到现在,电视台栏目的热线电话一直没有停过,有很多人表示想收养他或者帮助他。

6岁时父亲去世、母亲改嫁,10岁时爷爷奶奶撒手人寰,广西男孩杨六斤已独自守在空房子里4年时间。每个星期,他从堂哥那里领10元生活费兼零花钱,自己常吃野菜充饥,还自制工具抓鱼当肉菜。5月底时他的故事被广西电视台播出,随后深圳一所学校在其堂哥的同意下将其接走读书。时过半月余,获捐500万善款的六斤被亲戚和当地政府从深圳接回广西,引发社会广泛质疑。

广西隆林德峨镇男孩杨六斤6岁的时候,父亲去世,母亲改嫁,爷爷奶奶后来又相继去世,他自己独自一人在山里艰难、顽强而又乐观地生活着。

6月19日,德峨镇副镇长、新街村学校校长及杨六斤堂哥杨取林一起赶赴深圳,希望跟校方沟通,带回杨六斤。6月20日,杨六斤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希望跟随堂哥回家。当时在现场的广西电视台记者透露,当日因个别义工下跪、威胁报警,并要求删除采访视频,现场曾发生冲突。

堂哥自己也有两个孩子,也是留守儿童,因为堂哥本身经济情况也不是很好,已经尽了最大的能力抚养这个孩子。

作为法律上的监护人,妈妈因为现实原因空缺了监护人义务6年之久,当初把六斤留在爷爷奶奶身边,只是权宜之计,但是随着2010年爷爷奶奶的相继去世,如何继续生存下去,成了六斤面临的最大困难。

杨六斤的故事播出后,社会捐款很多,但爱心人士却找不到他,也有传言说,他的堂哥为了独吞捐款而将杨六斤打发走。

对此,广西电视台回应称,“杨六斤哭喊着不愿意回广西,镇政府欲强行将其带走”的说法不实,并发布6月23日采访深圳康桥书院校长韩冀的视频。韩冀在视频中表示,杨六斤此次来深圳本身就是一次体验之行,如果他觉得满意,广西方面和康桥书院将进一步洽谈,办理手续后正式接收杨六斤。

当地政府和堂哥跟康桥学校实际沟通得十分顺利和愉快,大家取得了共识才把六斤接走的。

德峨镇副镇长韦强说,“捐款目前由他的实际监护人也就是他堂哥保管,在使用这一方面还没有详细计划,但是肯定是按照严格规定,用在杨六斤的学习生活上为主”。

对于接回杨六斤一事,韩冀说,康桥书院和广西客人之间开始有点小误会,但随后通过友好沟通,误会即化解。“杨六斤本身是请假过来的,来我们这里学习生活前,杨六斤没有办理正式转学手续。广西方面解释说,他们也希望杨六斤能够接受良好的教育,但需要办理正式手续”,韩冀说。

堂哥在邻居那留了500元钱给六斤读书,每年500元的生活费,平均下来一天不到一块4毛钱,在堂哥有限的能力下,六斤一直坚强并艰苦地生活着。

也是在这个时候,常年在外打工的堂哥杨取林也只能用微薄之力继续照顾六斤。

目前,杨六斤共获得各界捐款已超过500万元。堂哥杨取林对捐款的处理也没有详细的计划,他说,希望跟六斤商量之后再说。

随后,有媒体以《坚强孤儿杨六斤他的命运谁做主?》为题,对广西接回杨六斤一事进行了报道。经网络发酵,出现“镇政府抢人”“亲戚抢人”的说法,并引发猜疑。

小六斤在深圳康桥书院生活是健康、快乐、充实的。堂哥和当地政府要把他接回广西,引发了社会各种质疑,质疑堂哥和当地政府接回小六斤可能是为钱为名。

我怕妈妈不要我了,别人嫌弃我,所以把我留在奶奶家里,走的时候妈妈没有告诉我。

今年5月,广西电视台播出了杨六斤一个人在山里生活了好几年的故事。成了弃儿的杨六斤,在过去4年里,独自住在亲戚提供的空房子里,过着半碗饭可以吃一天的生活。米和油,靠邻居接济,他自己则上山挖野菜,沾辣椒粉拌米饭。但在记者看来,杨六斤吃的并非野菜,更像是草。没有筷子,杨六斤拿树枝当筷子吃饭。他的营养补充则只能靠去水库捞鱼和上树掏鸟蛋。